食遊溫哥華Marpole

愈來愈多新住宅在溫哥華Marpole區落成,這一區的樣貌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改變。這一晚我隨著美食網站Vancouver Foodster舉辦的「Tasting Plates」美食團拜訪了該區的四家餐廳,幾乎顛覆了我對該區只有茶餐廳和中式酒樓的印象──原來Marpole也可以很嬉皮! Tasting Plates第一次在溫哥華最南端的社區Marpole舉行,據說是和Marpole商會合作的,目的是推廣該區的美食文化。因為Marpole離Richmond很近,所以我偶爾也會來這裡吃飯,像是Cafe de l’Orangerie、別不同茶餐廳和火車頭等,都是我經常去的餐廳。這區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家庭式,而且不論店員、老闆、裝潢、桌椅、飯菜口味全都是五十年不變,殘舊的另一面就是熟悉,當你想穿著拖鞋睡褲吃一碗充滿熟悉味道的飯或麵時,Marpole區就是那一個永遠踏實地等著你來的地方。 隨著新的高樓落成,一成不變的Marpole終於還是抵不過時代的巨輪,悄悄地物換星移。這次Tasting Plates一共有四間餐廳參加,除了有我熟悉的面孔,也有一些新的食店。我最最希望,當我們歡迎新勢力振興這區的同時,也不要忘記了那些曾經在我們宿醉時、不想化妝時、不想冒險嘗新時餵養我們的老字號小店。   這次Tasting Plates的第一站,是在70街新開的咖啡店Gigi Blin Market Cafe。走小清新格調的Gigi Blin除了賣咖啡和烘焙麵包外,還兼賣一些老闆挑選過的雜貨食品。在Marpole區除了連鎖咖啡店外,這一家可說是最有風格、門面最跟得上時代的咖啡店了! 每人獲得一杯Affogato,Affogato近年在獨立咖啡店非常流行,其實就是將一球雪糕加到一杯熱的意大利濃縮咖啡espresso中,雪糕遇熱慢慢融化,為原本苦澀的咖啡注入了香濃的奶味和甜味,雪糕則裹上了咖啡的果核香,一冰一火、一甜一苦的搭配,這對於我這種不喝咖啡的人來講非常討好。 當天Gigi Blin邀請了這對廚神兄妹駐場,兩人去年奪下全國青少年食譜創作大賽的冠軍,他們自行研發的意大利麵醬汁被製作成罐頭,在許多超市和Gigi Blin都買得到。…

Thai Confusion泰式Tapas開動!

今年初在溫哥華Gastown新開幕的Thai Confusion是大溫地區第一間主打「泰式tapas」的泰菜,老闆就是另一家我非常喜歡的泰國餐廳「Bob Likes Thai Food」的阿Bob,這次阿Bob試圖跳脫泰國料理給人的刻板印象,改走精緻下酒菜路線,對於我這種愛吃酸辣又愛喝酒的人來說,真是太對味啦! Thai Confusion地點位於Downtown Eastside和Chinatown之間,室內空間為挑高兩層,感覺很寬敞。 一樓正中間就是長條型的酒吧,晚上來這裡喝個小酒、吃吃泰式下酒菜氣氛還不錯! 右 邊這位就是老闆Bob,我一直都很喜歡他主理的Bob Likes Thai Food(在Main St和Broadway各有一間),尤其是Main St那一間,特別有泰國路邊攤風味(因為這家店夏天也沒有冷氣,邊吃邊流汗,彷彿到泰國的感覺…),炒河粉很有鑊氣,酸和辣都夠勁,不會因應本地人口 味而調得太甜。Bob Likes Thai是平民飯堂,而Thai Confusion則是走截然不同的風格──這裡沒有份量超大的炒河粉、價格也偏高一些,還有調酒師用泰式香料調製雞尾酒,絕對是可以穿著高跟鞋來吃的餐…

隱藏版越南私房菜

越南河粉大家都吃過不少,但越南「菜」就不是經常吃得到了。這次受到同為foodie好友William之邀,一起到位於溫哥華Main St的「新記(Pho Tan)」吃晚餐,William說這裏有隱藏版的私房菜單,必須提早預定,當中以「蟹煲」尤其好吃。聽到這裏,我的口水已經流出來了…… 第一次來吃,一切都由William發辦,我們只要等吃就好了。新記上菜的速度非常驚人,10分鐘之內所有菜都上完了,整張四人桌放得滿滿的。當我們在為一道道菜拍照時,店員忍不住叫我們快趁熱吃,所以這次的照片拍得很隨便,請見諒。 前菜我們點了越式蝦餅、春卷和釀雞翼。 新鮮炸出來的春卷很好吃,不太鹹,但沒有太大驚喜。 越式蝦餅是將腐皮包住蝦膠炸至酥脆,口感比平常在酒樓吃到的煎腐皮卷更酥,裏面又有蝦膠的彈牙質感,形成外脆內軟的組合,我個人非常推薦,只是如果蝦膠可以再Q一點那就更完美了! 有別於中式用糯米飯做餡的釀雞翼,這裏的越式釀雞翼裏頭用的是春卷餡。以蔬菜的清甜來取代中式臘肉的惹味,吃起來又是另一番風味。雞肉不乾,外皮炸得剛剛好。 當晚的重頭戲──「啤酒蟹煲」,當晚老闆替我們挑了一隻磅數不小的蟹,肉多、膏多,非常新鮮。蟹煲甫上桌已經聞到陣陣香蒜混合酒精的香氣,一入口盡是啤酒的清甜與螃蟹本身的鮮甜,再加上一點蒜頭與牛油的香味,讓人不禁吮指回味。我喜歡這道菜既保留了啤酒的香甜,又不會奪走了螃蟹本身的鮮味,所有調味都是適可而止,是一道餘韻綿長的螃蟹料理。 雖然螃蟹很好吃,但會讓人瘋狂的卻是蟹湯煮米粉──吃完蟹煲後,客人可以選擇加錢用剩下的蟹汁加湯煮米粉(或河粉),這碗充滿啤酒、蟹膏、牛油和香蒜味道的米粉好吃到讓我魂牽夢縈,光是寫下這段文字已經讓我口水直流了! 最後這一道燜牛尾肉質入口即化,但又不至於燉得太爛,牛尾骨的膠質在嘴巴裏擴散,每一口都能吃到牛肉香。吃這道菜的秘訣就是要點一份越南麵包,沾著牛肉汁來吃。我最討厭吃那種皮很韌很硬的百吉包,但新記的越南百吉包外皮非常酥脆、裏面又十分柔軟,即使放涼了依然鬆軟,不吃一定會後悔! 因為新記真的太、好、吃、了!所以後來我又跟另一群朋友再吃了一次,這次人數比較多,我們又多嘗了幾道菜,這道串燒老虎蝦同樣是好吃到沒朋友,外面燒得微焦,裏面熟度剛剛好,蜂蜜的微甜和淡淡的檸檬草香氣,讓人胃口大開。   想一嚐越南私房菜的朋友,記得要提早一至兩天致電預約,預約時老闆會告訴你可預定什麼菜。平均消費為每人$30-$40。 新記越南餐廳Pho Tan Vietnamese Restaurant 地址:4598 Main…

Pepper Lunch無味精日式鐵板快餐

早在十多年前的台北已嚐過了來自日本的連鎖快餐Pepper Lunch,沒想到在十多年後的溫哥華,又讓我遇見了它。原以為再一次來到Pepper Lunch,會有許多學生時代的回憶湧上心頭,但原來除了那個圓形的鐵板和那圈紙條外,其它的回憶都是輪廓模糊的碎片。好吧,看來我得重新認識它了。 我到Pepper Lunch那天是傳媒招待日,店家只準備了四款餐點供選擇,我挑了8oz肋眼牛排(Ribeye Steak)。Pepper Lunch的menu價格範圍很廣,便宜的鐵板飯類$8.95起就有交易,想吃得好一點,可以選擇上等牛排或日式漢堡餐。點完後才驚覺我剛剛點的肋眼牛排是整個menu中最貴的,要價$29.95。畢竟Pepper Lunch走的是「快餐」路線,客人必須自行到櫃台點餐、付錢,所以這個定價確實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 在等待牛排上桌的期間,老闆特別拿出牛排給我看。他說這是AAA級的上等加拿大牛,進貨時已請供應商一片一片真空包裝好,他們只要將牛排取出、切成條狀放在熱騰騰的鐵板上即可,保證衛生、新鮮、無添加。 TADA~ 這就是傳說中的Pepper Lunch鐵板肋眼牛排!除了剛剛看到的牛排外,還有豆芽菜、玉米粒和一碗白飯。牛排上面黃色的東西是黑胡椒牛油,據說是特別從日本進口的,大家可以將它塗抹在整片牛排上調味。 所謂的「鐵板」其實是用磁石打造的,溫度可以保持約30分鐘。我顧著拍照和塗牛油,底部燒得有點焦,翻面後鐵板又有點不夠熱,所以另一面只是勉強燙熟了,所以我建議大家要「快刀斬亂麻」,一切都要趁熱。 幸好我是喜歡吃生牛肉的人,所以3-5分熟剛剛好。這牛排真不愧是加拿大AAA級的,吃到嘴裏肉汁就流出來了,口中滿是血液裏鐵的香氣,而且我這塊肉完全無筋,肉質鬆軟卻不失牛排應有的肌理嚼勁,鹹度剛好的黑胡椒牛油增強了油脂的香氣,卻不會過於搶戲。以平價牛排而言,算是相當出色。至於值不值得付30元去「自己烤牛排」,就要看個人了。 老闆表示,這是全球唯一使用加拿大牛的Pepper Lunch,連日本總公司嚐過後,也有意將這牛排引入日本店,可說是加拿大之光了。 同場加映隔壁桌的鐵板牛肉飯($8.95),據說味道也不錯! 這是日本進口的Pepper Lunch招牌醬汁,一個辣一個不辣。老闆透露,他特別要求日本總公司替他調配這個「不含味精」的醬汁(換言之日本Pepper Lunch所使用的是有味精的),因為他希望客人可以吃得更健康。…

最熟悉的陌生人:Bambudda加拿大料理之唐人街風味

溫哥華是個不折不扣的民族與文化大熔爐,大批移民夾著原鄉文化在異鄉聚首,然後互相學習切磋、截長補短,衍生出本地特有的「加拿大文化」。「加拿大人」從來沒有一個絕對的定義,「加拿大菜」也一樣,是匯聚了眾多移民的飲食文化之大成,加拿大食物可以是炸魚薯條、可以是油封鴨、可以是漢堡牛排,當然也可以是叉燒、糖醋肉、炒芥蘭。 位於Gastown與唐人街交界的Bambudda,就是以「移民」的角度來詮釋帶有濃濃廣東風味的加拿大料理。老闆Ray Loy和新上任的行政主廚Curtis Luk都是香港移民,從小就在唐人街長大的兩人在家吃中菜說廣東話、在外吃西餐說英文,中菜和西餐對他們而言是如此順理成章地結合在一起,將兩者合而為一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,於是就誕生了一個以中菜元素入饌的西岸料理派別。 大家對這種中西合璧的料理風格或許不陌生,但真正成功的寥寥可數,我認為原因在於隨便找個中廚或西廚來搞hybrid都是不對的,只是隔靴搔癢。但以一個「移民」的角度來發想創作,或許就是勝負的關鍵。主廚Curtis Luk本身是多倫多人,曾經參加Top Chef Canada第二季,節目結束後曾與該季第二名Trevor Bird合作,在Fable掌廚。如今被Ray Loy網羅至Bambudda,兩人決定共同找尋日漸失落的唐人街味道。 日前,Curtis Luk主廚特別舉行了一場10道菜傳媒晚宴,包括4道前菜、4道主菜及2道甜品,向大家展示他的最新創作。席間Curtis透露,他並非想與傳統中菜較勁,而是透過過去20年來的學習,將自己的所學展現出來,「這個菜單是很自我的,這就是我的全部。」他解釋。利用新鮮本地食材和各門各派的料理技巧,Curtis將大家熟悉的中菜解構再重組,變成了我們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,不論在味道、結構或是質感上,都是昇華版的體驗。   酒會小吃: 素餃子(夏南瓜、韭菜、豆干、木耳),Curtis Luk之前在素食餐廳The Parker當主廚,料理起素菜絕對有板有眼。 雞尾酒「翠亨」,看起來像烏龍茶,但其實是充滿酸甜梅子味道的開胃餐前酒,當中使用了枸杞、鐵觀音和八角等中國風味的食材。   前菜:…

Chez Christophe節日限定巧克力、樹幹蛋糕開催!

愛吃甜的人,你的節來了! 每到聖誕節,就是各大巧克力店、蛋糕店出殺手鐧的時候,甜點主廚們總是會拿出獨門絕活曬甜點功力。當大家都在期待Beta 5、Thomas Haas等名店推出的聖誕名物時,總店設於Burnaby、行事低調的Chez Christophe巧克力大師也悄悄推出了節日限定手工巧克力和樹幹蛋糕,更與位於Gastown的Timbertrain Coffee Roasters合作,舉行了一場聖誕甜點與咖啡的品味派對。率先為聖誕節慶祝活動暖身! 來自瑞士巧克力之都的Chez Christophe去年代表加拿大贏得了國際巧克力大賽金獎,是本地最受矚目的巧克力大師之一。 今年聖誕節,Chez Christophe推出了多款限量版巧克力,這些聖誕樹、雪人、聖誕樹吊飾裡面都藏了一顆顆的節日口味手工巧克力,要將外殼敲開才能將裡頭的「寶藏」拿出來喔! 右邊是聖誕樹吊飾($19.95),左手邊是麋鹿魯道夫先生($29.95)。 這是我最喜歡的紅色聖誕樹吊飾($19.95),聖誕樹也很可愛($29.95)! 聖誕限定口味的手工巧克力一共有四款,包括黑巧克力、薑餅巧克力、南瓜巧克力和咖啡巧克力,咖啡口味的巧克力是和Timbertrain合作推出的新產品,據說Timbertrain方面為了這款巧克力,特別研究出一款非常適合與巧克力搭配的咖啡。四款我都非常喜歡,我不喝咖啡但這款咖啡巧克力非常滑順,咖啡的焦香味與可可的味道密不可分,融和至極。薑餅和南瓜口味也都讓人驚喜,一入口即感受到薑汁、肉桂和南瓜的獨特香氣,但旋即被柔和的牛奶巧克力味道取代,如果你期待的是超濃郁持久的薑餅和南瓜味道,那你可能會失望。我想,正因為這是純手工巧克力而且使用的是天然食材,所以任何「味道」都只能點到即止,要和霸道的可可比香,除非是人工香精吧! 除了聖誕造型巧克力,想送禮的人也可以選這款巧克力禮盒,優雅的包裝像極了珠寶盒,女性朋友一定會喜歡吧! 除了巧克力,其實樹幹蛋糕(Christmas Log)才是Chez Christophe今年的重頭戲。三種口味分別是栗子(Mont Blanc $33.95)、薑餅(Pomme…

你家吃的油,比地溝油好嗎?

如果大家覺得地溝油、工業豬油很可怕、會吃壞身體,那你家廚房所用的油,對身體就一定好嗎? 在香港,大家都習慣用花生油、玉米油;在台灣,又以沙拉油為大宗;來到加拿大,西人都愛用橄欖油或芥花籽油。這麼多油之中,哪些油才對身體「好」,該怎麼分辨好油和壞油呢? 記得剛搬來溫哥華時,我隨手就在超市買了瓶芥花籽油(Canola Oil),它便宜又大瓶,品牌選擇又多,既然是「主流」就不疑有他。平時炒菜我用芥花籽油,涼拌就用特級初榨橄欖油。得知不同油有不同的冒煙點(smoking point),而葡萄籽油、苦茶油等屬冒煙點較高的油。正好C牌連鎖超市有賣葡萄籽油,價格實惠,又是不疑有他,一用就是兩年。直至最近,才發現原來葡萄籽油雖然冒煙點高,但遇熱就會產生大量反式脂肪酸,反式脂肪酸對身體有許多影響,包括皮膚過敏和慢性炎症,例如鼻炎、皮膚炎等。我的兩次不疑有他,都錯了。 為了避免再重複犯錯,最近我反復看了很多資料,也歸納出一些選油心得,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下。在大家決定買下一瓶油之前、在爸爸媽媽為孩子做每一頓飯前,請先看看你手上的油是否符合「好油」標準。   1. 冒煙點 油受熱到某個溫度後開始冒煙的點,就是冒煙點,加熱超過冒煙點後,油就會開始變質,對身體有害,這相信很多人都聽過了。每種油都有不同的冒煙點,例如冷壓初榨橄欖油、葵花油的冒煙點很低,基本上不能用來加熱;椰子油、苦茶油、酪梨油的冒煙點就比較高,炒煮烤焗也沒問題。華人家庭常用的花生油、玉米油、大豆油冒煙點偏低,只能承受中至小火炒,如果你用這些油來煎炸、大火炒菜,那就大錯特錯了!   2. 精製油 取油方式可分為物理性和化學性,以化學方法來煉製的油就是精製油,精製油的煉油過程中必須加入化學原料來脫脂、脫酸、脫臭,再將油以極高溫加熱來釋出化學毒物,這樣的油到底有多健康,不用說也知道了吧?而精製油的代表,就是芥花籽油和大豆油。 3. 壓榨油 物理性取油就是用壓榨的方式將油壓出來,壓油的過程中因為會產生熱力,而高溫又會使油的一些營養成分流失,所以有冷壓技術的誕生。原則上冷壓油最能保持油的原貌,所以最健康。不過很多國家對於「冷壓」一詞都沒有相關法律規定,多低溫才叫「冷」沒有國際標準,所以要小心部分廠商濫用這個詞。   4. 膽固醇和脂肪酸…

在Gastown吃下巴黎

老一輩的人一聽到法國菜三個字,可能會聯想到「貴」、「吃不飽」、「做作」等形容詞。不過,真正的法國人也不見得每天都吃得起燈光美氣氛佳的燭光晚餐,價格樸實、用料實在的平民法式美食,或許更能抓住普羅大眾的胃口。在溫哥華,中價位的法國餐廳不在少數,而位在Gastown的Jules Bistro卻成為了我一位來自法國里昂的朋友的「口袋餐廳」。這位朋友是這麼形容Jules的,「不太貴,很輕鬆,可以吃到法國家常菜的味道。」 對我來說好吃的餐廳有兩種,第一種很炫目,雖然值得一試卻不會讓人想一訪再訪;第二種看似沒什麼特別,也不會讓人驚呼「嘩,超好吃!」,但是愈吃愈有味、愈吃愈舒服,太久沒吃會讓人想念。我想,Jules Bistro對我而言屬於後者。 數星期前和兩位朋友再次到Jules吃晚飯,在我動筆寫下這篇文章前,已不知嘴饞了多少遍,一直想再吃一回該餐廳的豬排,只是苦無時間。既然暫時無法再嚐法裔主廚Emmanuel的手藝,只好和大家一起回顧照片解一下饞。 在未點菜前,服務員先送來了「水果裝飾」,杯子裡有各種水果串、檸檬和青瓜、西芹等,我們可以自行加到清水裡面。我挑了檸檬和青瓜,青瓜水的消暑效果還不錯! 第一道前菜是Salmon Tartar with Quail Egg韃靼三文魚(鮭魚)配鵪鶉蛋,是當天的special。三文魚新鮮是一定的了,主廚只用了極少量調味料來提味,基本上就是吃食材本身的鮮味。加了生鵪鶉蛋的魚質感非常滑嫩,與薄脆的麵包片搭配起來一柔一剛。雖然整道菜的味道很平,剛開始吃的時候心裡還覺得廚師是否太不捨得放鹽了,但我卻在不知不覺間吃完了,吃完不用喝水也不覺得特別飽──後來回想,若非主廚在這道菜「手下留情」,只用最低調的調味方式並以最不油膩的生魚肉來打開我的味蕾,為接下來的菜作鋪墊,爾後的兩道前菜、一道主菜與一道甜品或許會吃得很辛苦。 第二道前菜是Alsatian Tart with caramelized onion, bacon and blue cheese…

手造「田園青蔬」生巧克力

本人向來不是巧克力的粉絲,即使是再好吃的巧克力,往往是一塊起兩塊止,淺嚐即可。只有口味變化多端、質地如絲般順滑的日式「生巧克力Nama Chocolate」可以讓我一塊接一塊地吃。 我挑選生巧克力的一大原則,是「不用冷藏保存的不吃」。 日文中「生」即是「新鮮」的意思,生巧克力就像蛋糕一樣應該是新鮮手造的,沒有防腐劑、保存期不長而且像牛油一樣容易融化,所以一定要放在冰箱中低溫儲存。超市所賣的盒裝生巧克力不用放冰箱卻可以保存一年甚至更久,可想而知肯定加了不少防腐劑,換句話說,這些巧克力一點也不「生」。 在溫哥華,要嚐到真正的日式生巧克力大概就只有一個地方,那就是位於列治文Izumiya日本超市內的La Chocolaterie生巧克力專門店。該店店長是一對來自日本的夫婦Taka先生和Kayoko女士,兩人移民前都在日本明治製菓上班,先生負責產品研發、太太專責可可豆採購,兩人都是當年研發明治Meltykiss的功臣,可說是帶領日式生巧克力潮流的始祖級人物。 如果你喜歡吃Meltykiss,而且容易被「季節限定口味」幾個大字吸引,那我勸你不要到La Chocolaterie,因為你大概會荷包大失血──光是固定班底已有多達27款口味,再加上不定期更換的季節性口味,有選擇障礙的人肯定會不支倒地。不過將不同食材與巧克力混搭發展出無限可能,正是Nama Chocolate吸引人之處。而La Chocolaterie不使用化學色素和添味劑,所有的口味和顏色皆來自新鮮食材,就正正貫徹了「新鮮巧克力」的精神。 作為La Chocolaterie的忠實顧客,我個人最喜歡濃綠茶、紅豆、芝麻等傳統日式風味,但最近一次前往拜訪卻被新推出的夏季限定「Coconama Salad」青蔬沙拉巧克力吸引了,不為什麼,就為了那紅橙黃綠的色彩。在這盤「沙拉」裡面,一共有5款蔬菜口味的巧克力,包括淺綠色的牛油果、鮮紅色的甜菜根、深綠色的甘藍菜(kale)、橘紅色的蕃茄和紫色的蕃薯。除了甜菜根因為有種「甜上加甜」的效果而顯得太膩以外,其他的味道都很不錯,牛油果和蕃薯有著綿密的質感,甘藍菜帶著一絲絲的蔬菜纖維,蕃茄則清爽香甜,這盤「沙拉」每吃下一口都像是嚥下溫哥華的夏天! 順便告訴大家一個小祕密,我吃生巧克力,尤其是La Chocolaterie的巧克力時,喜歡含在嘴裡讓它慢慢融化,再不時吸吮,讓巧克力和各種味道在舌頭上流竄洗禮,盡可能讓巧克力在口腔裡多停留幾秒,慢慢領略其滋味。畢竟一塊手工巧克力不便宜,我可捨不得隨意吞進肚子裡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