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有寵物,保險買不買?

在北美地區,雖然替毛小孩買保險就像一般人買人壽險一樣普遍,方案選擇也不少,但依然有許多主人猶豫到底這保險值不值得買。前陣子和一群狗主鄰居們聊天,剛好聊到寵物保險的問題,問我有何意見,我說我個人是絕對支持買保險的,不過依據每個家庭的情況,保險又未必適合所有人。我認為買和不買最大的分水嶺,就在於主人經濟上可承擔的風險有多高。 就和人的保險一樣,寵物保險買的就是「萬一」。萬一牠得了癌症,要花龐大金額來治療,你的荷包承受得了這個「萬一」嗎?如果幾百甚至幾千元的治療費對你而言只是冰山一角,那你根本就不需要寵物保險來擔保你的萬一。反之,假如醫療費這個變數對你來說是一個潛在的負擔,那寵物保險就是一個很好的保障。 「划不划算」從來不在我的考慮之列,報銷的金額比保費多聽起來很划算吧?但有誰願意自己的寵物生病呢?寵物健健康康從不生大病,那這保險就買得不值了嗎?對不起,你的貓狗終究還是會有老的一天,器官衰竭等老人病不是沒有,只是時候未到。 看獸醫費用有多高相信不用我多說,我身邊也有朋友的做法是不買保險,但每個月會顧定存起一筆錢,用來做寵物基金,以防萬一。這位朋友的狗頗健康,十多年來沒生過大病,基金到目前為止也夠用。我認為這方法適合能夠自律的主人,而且前提是寵物要沒有癌症和慢性病才好。 有人認為純種狗遺傳病和先天性疾病較多,所以最好買保險,但也不盡然──如果你不了解你寵物的家族病史,例如你的狗是從寵物店買回來的(大家都知道寵物店給你的血統證書是假的吧?)、是領養回來的,甚至是朋友送的、從網上買的,牠極有可能是近親繁殖的結晶,父母也可能患有遺傳病而你不知道,這樣的寵物,也有很高的患病風險。 我的朋友C小姐,一年多前從信譽不錯的配種師那裡買了一隻法國鬥牛犬,小狗的父母健康,血統都不錯,但因為了解到純種法鬥容易出健康毛病,所以從小就給狗兒買了保險,而且選了最頂級的方案。結果不到半歲,就在一次血液檢查中查出了肝指數異常,接下來將近一年的時間,獸醫替狗狗做了許多不同的檢驗,最後才找出原因所在,幸好不是會威脅到生命的病,只要多注意飲食即可。C小姐告訴我,過去一年裡,她已經報銷了超過6千加幣的保險金,如果沒有保險,這將會是一筆非常可觀的費用;又或許,對於沒有買保險的狗來說,根本就沒有這個「特權」去做這麼多檢查,而主人也只能不了了之。 在大家決定要不要買寵物保險之前,有些事情是你必須先了解的,這或許也會成為你考慮的因素之一。首先,寵物保險並非什麼都保,例如每年的健康檢查、疫苗接種、保健式洗牙等身體「保養」的固定支出通常不包;而每一家保險公司甚至保險方案都保些什麼,就要自己看清楚條文細節,以免將來有誤會。第二,有些保險公司不保「已存在的疾病」,意即在買保險前已經被診斷出來的疾病(所以說寵物年紀愈小開始買保險愈好,保費也比較便宜)。第三,像車保一樣,寵物保險一樣有「墊底費(deductable)」,有些公司採取劃一收費,有的算百分比,挑選哪種形式就要看你的需求了,總之羊毛出在羊身上,墊底費愈低的通常每個月的保費就愈高。 決定要買保險之後,大家首先得問問自己的獸醫有何意見──如果你的獸醫恐嚇你:「保險什麼都不保,不要以為買了保險就不用擔心!」將你臭罵一頓的話,那你或許要考慮換一個獸醫。我的鄰居即是如此,她的狗因為誤食老鼠藥進了醫院,花了7百多元,她問獸醫假如她有買保險的話,這樣可以賠嗎?醫生說:「別以為保險好,這肯定是不能賠的!」結果發現,我所買的那家寵物保險就可以賠「意外中毒」,醫生錯了。 C小姐告訴我,她從前看過的一位華裔獸醫也對保險持同樣的態度,那位獸醫聲稱市場上不可能有寵物保險會保障「遺傳性疾病」和「先天性疾病」的,著她不用浪費時間去找了。結果C小姐經過一番調查後,發現其實部分寵物保險是保上述兩類疾病的! 從這兩個例子可以得知,並非每個獸醫都支持寵物保險,對於一些保守派的獸醫來說,只要能賺錢就好,有了保險的話,獸醫們還要多花時間填寫報表、甚至要多請人手去處理文書工作,無形中添了很多麻煩,既然都是賺一樣的錢,客人不買保險的話方便許多。反之,有些獸醫十分鼓勵客人替寵物買保險,如此一來他們在替寵物做治療時便可以提供最好的服務,而不用顧慮金錢的問題。所以當初在養Lex的時候,C小姐特別叮嚀我要找一位「保險友善」的獸醫。而大家也不應該過於相信獸醫的說法,要自己多做資料搜集。 寵物保險其實是個人選擇,不論你買或不買,都要記住一點,貓貓狗狗始終會有生病、老去的一天,也有可能會發生意外,這時候作為主人的我們就要給予牠們適當的治療、陪著牠們度過困境,以報答寵物們一直以來給我們的愛和陪伴。在卑詩省,假如主人知道寵物患病而不給予適當治療的話,就是觸犯了動物保護法,等同虐待動物,是會面臨刑責的。

在Gastown吃下巴黎

老一輩的人一聽到法國菜三個字,可能會聯想到「貴」、「吃不飽」、「做作」等形容詞。不過,真正的法國人也不見得每天都吃得起燈光美氣氛佳的燭光晚餐,價格樸實、用料實在的平民法式美食,或許更能抓住普羅大眾的胃口。在溫哥華,中價位的法國餐廳不在少數,而位在Gastown的Jules Bistro卻成為了我一位來自法國里昂的朋友的「口袋餐廳」。這位朋友是這麼形容Jules的,「不太貴,很輕鬆,可以吃到法國家常菜的味道。」 對我來說好吃的餐廳有兩種,第一種很炫目,雖然值得一試卻不會讓人想一訪再訪;第二種看似沒什麼特別,也不會讓人驚呼「嘩,超好吃!」,但是愈吃愈有味、愈吃愈舒服,太久沒吃會讓人想念。我想,Jules Bistro對我而言屬於後者。 數星期前和兩位朋友再次到Jules吃晚飯,在我動筆寫下這篇文章前,已不知嘴饞了多少遍,一直想再吃一回該餐廳的豬排,只是苦無時間。既然暫時無法再嚐法裔主廚Emmanuel的手藝,只好和大家一起回顧照片解一下饞。 在未點菜前,服務員先送來了「水果裝飾」,杯子裡有各種水果串、檸檬和青瓜、西芹等,我們可以自行加到清水裡面。我挑了檸檬和青瓜,青瓜水的消暑效果還不錯! 第一道前菜是Salmon Tartar with Quail Egg韃靼三文魚(鮭魚)配鵪鶉蛋,是當天的special。三文魚新鮮是一定的了,主廚只用了極少量調味料來提味,基本上就是吃食材本身的鮮味。加了生鵪鶉蛋的魚質感非常滑嫩,與薄脆的麵包片搭配起來一柔一剛。雖然整道菜的味道很平,剛開始吃的時候心裡還覺得廚師是否太不捨得放鹽了,但我卻在不知不覺間吃完了,吃完不用喝水也不覺得特別飽──後來回想,若非主廚在這道菜「手下留情」,只用最低調的調味方式並以最不油膩的生魚肉來打開我的味蕾,為接下來的菜作鋪墊,爾後的兩道前菜、一道主菜與一道甜品或許會吃得很辛苦。 第二道前菜是Alsatian Tart with caramelized onion, bacon and blue cheese…